谁想大小周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投资理财

夜晚十点的西二旗,迎来了一天之中最拥堵的时候。

陈舒推着自行车快步走出快手总部大门,门口停满了趴活儿的出租车和滴滴。陈舒骑上自行车,灵巧地从这些四轮轿车的空隙中穿梭而过。

这个时候,才是互联网公司下班的期,熙攘人群倾泻而出,路灯笼罩下的西二旗被车围堵得水泄不通,在最拥挤的时候,通过离快手最近的红绿灯十字路口,可能就要耗费十之久,对于住在公司附近的员工来说,自行车和电动车是最方便的通勤工具。

陈舒对夜晚十点的西二旗已经见怪不怪了,毕竟这样的景象,她仅在一周之内可能就要见上六次之多。但以后,这样的光景或许要少见上几次了,因为6月25日下午,快手宣布,从7月1日起取消大小周,员工按需加班,公司按照相关规定向员工支付加班工资。快手内部将大小周称为“聚焦日”,今年1月开始试运行,经过半年试运行之后决定取消。

大小周是指一个星期单休,再下个星期双休,如此循环。周末加班快手向员工支付2倍工资,国家法定节假日加班向员工支付3倍工资。

实行大小周的这半年以来,陈舒几乎没什么个人生活,大周轮轴转上6天以后,单休的那一天,陈舒都会选择在家睡上一天,但也很难补回一周的疲惫。双休的时候,陈舒也很少出门,从西二旗进城一趟太费劲,她宁愿在家里点个外卖刷个剧。

但好在有双倍工资可以安慰自己,仅一个月的加班费,就足够让陈舒在租金昂贵的西二旗租上一间还算舒适的房子。

我国现行《劳动法》(第三十六条)规定:“国家实行劳动者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八小时、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四十四小时的工时制度。”如果用人单位要求劳动者每周工作超过40小时但不超过44小时,需要作延长工作时间处理,否则劳动行政机关有权要求其改正。

但在现行劳动力市场下,各行各业都很难保障周40-44小时的工作时长,尤其是互联网行业,高薪对应的是更高压强的工作时长和工作量。

互联网行业,加班是常态,但在近一个月之内,频频有大厂开始“反加班”了。

半个月前,腾讯互娱(IEG)旗下光子工作室群的一条新规定登上热搜:周三健康日全部门下午六点下班,其余工作日必须晚上九点前下班,且实行全面双休,节假日严格按照国家及公司的法定节假日安排休假。如果特殊需求需要加班,要邮件审批。加班人数不超过10%。严禁周末休息日两天连续加班。

关于这条规定,光子工作室群回应媒体称,在近期推出了此项措施,是为鼓励员工劳逸结合,进一步提升工作效率,同时也更好地关注身心健康,留出更多时间陪伴家人。

而不久之前,也在内部做了是否取消大小周的调研。6月17日上午,在字节跳动公司的openday上,面对员工的疑虑,字节跳动CEO梁汝波公布了调研结果,他表示,经过调研,三分之一的人不支持取消大小周,三分之一的人支持。目前,关于是否取消大小周,高层暂时还没有结论。但在快手率先宣布取消大小周后,相信字节跳动也会有进一步的动作。

互联网企业之所以采用大小周甚至996的制度,是因为互联网行业更迭速度奇快,对于这些企业来说,不进则退,若想快人进一步,就要有更高的效率。而人越少,效率越高,因此不少企业管理层都选择把二三个人工资给一个人,只要这个人愿意加班,一个人干出两三个人的活儿来。

早期,加班费的激励效果很明显,但时间一长,边际效用递减的规律就不可避免。“大家已经学会如何在工作中摸鱼了,早上10点多到公司,接杯水看会新闻就到中午吃饭时间了,吃完饭,午休一会,下午开几个无关紧要的会议,就到晚饭时间了。真正工作的时间其实都在晚饭后,白天基本上都在磨洋工。”一位互联网大厂员工如此说道。

这种虚假积极营造出来的“繁荣”,真的会有效提升效率吗?答案是否定的。而强制性加班带来的社会负面影响,也远超这些互联网大厂所能控制的范畴。

在不断传出的“加班猝死”的新闻之下,公众反对996的呼声越来越高,以“加班”为标签的互联网大厂们,面对的负面舆论压力越来越大。推行三胎的政策出台后,拥有大量年轻人的大厂,挤占年轻人的生活时间似乎也成了与国家政策背道而行的做法。在各方压力下,互联网大厂不得不开始正视加班问题。

腾讯和快手成为了率先打破规则的人。

但当规则被打破之后,新的争论也接踵而至——按理说,年轻人苦加班久矣,但当大小周制度被废除后,却有相当一部分员工提出了反对的声音,理由是取消大小周制度后,减去加班补贴,每年的总收入至少要降低数万元甚至数十万元。

“如果大家反对取消大小周的原因是因为钱,那么恰恰说明,大小周应该取消。”人力资源专家丽丽表示,加班费滋生了严重的“摸鱼”现象,这是不少大厂管理者的困扰。按照大厂内部的测算,取消大小周制度,反而可能带来工作效率的提升,因为员工可以在正常的工作时间内完成自己的OKR。

一位接近快手的人士说,2019年6月,快手创始人宿华和程一笑联名发布全员内部信,痛斥“慢公司正在成为快手的标签”,此后,快手在内部管理上,就告别佛系,走上了追求效率之路。“试行大小周,是为了提升效率;如今取消,可见实行大小周的效果并不如人意。”

从这个角度来说,快手在取消大小周的公告中,将大小周定义为“互联网行业特色的休息方式”,是很精确的。

在丽丽看来,大小周应该是一个效率工具,而不是一项福利。因为,公司为了维持大小周的工作方式,需要付出非常高的成本。“如果大小周的功能变了,那么,取消或调整大小周,就顺理成章了。”

反对的人

对于快手员工王盼来说,大小周来得突然,走得也突然,完全打乱了他今年的生活节奏。王盼在快手担任技术类工作,一年前,加入快手时,快手还没有强制要求大小周,但王盼所在部门的工作节奏很快,几乎每天都是早10晚10,即便有双休也休息不过来。

今年年初,快手突然要求实行强制性的大小周管理措施,这一制度让王盼措手不及。“我们不打卡,但是部门都默认早上10点左右上班,晚上9点、10点左右下班,大小周以后,整个人就像是被拧上了发条,完全停不下来了。”王盼说。

大小周以后,王盼每个工作日除了工作就是睡觉,连睡前玩会手机的时间都变得异常稀有,更别提玩游戏。大周单休那一天,基本上都是在家补觉,洗洗衣服、做做家务,一天时间就这么过去了。

大小周的半年,让王盼戒掉了许多爱好,好在有双倍工资,让他觉得牺牲掉个人时间也不算太委屈。

快手的大小周走得也突然。王盼说,这次大小周取消得非常突然,也没有做过员工问卷调研,上一秒还在工作,下一秒就听同事说宣布取消大小周了。

“感觉自己这半年已经被洗脑成了‘西二旗卷王’,因为在听到消息的那一秒,我的第一想法竟然不是以后应该怎么安排周末,而是一个月少了近万元的收入,以后要节衣缩食了。”王盼笑道,“毕竟周末加班一天摸摸鱼,就能把一个月房租挣出来。但其实加班费原本就不应该算进正常工资,尤其是我们这种高强度的工作时长,都是靠燃烧生命换来的加薪,没意义。”

打开脉脉职言板块,关于“快手取消大小周”的怨言充斥着评论区,许多员工都在抱怨“被降薪”。但也有许多人认为,加班换来的高薪没有意义,加班费不应该算进薪酬总包。

“对我来说,快手的优势没了,当初就是为了加班费才接了快手的offer,取消大小周相当于我每年薪资总包降低了接近10万元。”一位快手内部员工向燃财经透露,与其想法一致的员工并不在少数。

也是这个理由,让字节跳动三分之一的员工,在接受调研时,反对取消大小周。

快手宣布取消大小周后,脉脉职言板块留言最活跃的,是字节跳动员工。与快手不同,字节跳动的大小周制度已经实行了几年,但并不是一开始就和快手一样双倍工资。“最开始大小周是积分换手机,后来是基础工资的2倍。”字节跳动员工李元向燃财经透露。

李元告诉燃财经,当初社招进字节时,Hr口头把大小周的加班费一起算进了薪资总包涨幅中,自己才选择来到字节,如果没有加班费,那字节的offer和当初自己接到的其它offer相比,薪资水平的竞争力并不高。

“如果字节取消大小周,那就希望把我们的base普调高一点,来弥补加班费,毕竟只是取消了大小周又不是取消工作量,我们可能要在平时工作日付出更长的时间去加班赶工。”李元说道。

目前,从脉脉职言区来看,大部分字节跳动员工的诉求都与李元一致,希望字节未来在取消大小周的同时,能够适当的实行薪资普调。

加班往事

近年来,“大小周”、“996”等关于加班的话题很热,6月11日,“腾讯试点强制6点下班”的消息传出,当日,该话题冲上了微博热搜,并迅速占领热榜第一位置,截至发稿,该话题已有7.3亿阅读和7.9万讨论。

“快手7月将取消大小周”的消息也迅速登上微博热搜,截至发稿,该话题已有3.8亿阅读和1.1万讨论。

据36氪报道,最早施行大小周制度的大公司是华为,但真正让其走红并成为互联网热词,甚至是开始在更多公司推行的还属字节跳动。自从2012年成立起,字节跳动一直保持着大小周的工作节奏。

中国自1995年5月起开始实行五天工作制,华为、等公司曾因为实行单休、自愿无偿加班等工作制度一度引发舆论抵制,但并未掀起太大水花。

作为加班的代名词,“大小周”并不是最出众的,以前“三班倒”要有名的多,现在,“996”也更为人熟知。

“996”第一次引发大讨论,是在2016年,那时因开展“全员996工作制”,而遭到员工乃至网友的强烈抵制。战火不断升级,就连58同城CEO的微博评论区也一度被声讨“996”的声音淹没。共同卷进2016年那场“996风波”的,还有内部正进行“奋进者”选拔计划的浪潮公司,虽然只是一篇“讨论稿”,但其“加强版996”还是再度刺激了大家的敏感神经。

如果说,以前加班是一件值得弘扬的事情,那么,从2016年开始,关于加班文化的反思多了起来,虽然那时只有屈指可数的几家公司引起相关讨论,影响的范围还相对较垂直,热度也很快散去。但其埋下的种子,在3年后,就长成了参天大树。

2019年,有关“996”的讨论卷土重来,而且空前火爆。

“第一炮”由杭州电商公司有赞率先打响。2019年1月,有赞在其公司年会上宣布未来执行996工作制。对此有赞CEO白鸦的回应是,“几年后回看,这次绝对是好事”。同年3月,京东员工在脉脉上爆料称,“京东开始实行分部门的 996 或995工作制”,彼时,该动态留言下,实名认证京东大快消事业群公关总监发表回应,称“我们不会强制要求员工加班,但鼓励大家全情投入,高效产出。”

与此同时,一场以员为发起者的“反抗996战”悄悄拉开帷幕。2019年3月底,一个名为“996.ICU”的项目在著名代码社区Git Hub上传开,并迅速成为社区最受欢迎的项目。

“工作996,生病ICU”,打着这样的旗帜,996.ICU的发起人呼吁程序员们对实行996工作制的公司进行披露,不到一周时间近百家公司先后上榜,其中不乏华为、、京东、拼多多等互联网头部公司。

来源 / 996.ICU

同年4月,在内部交流中对员工谈及近期备受争议的996加班文化时,认为“今天中国BAT这些公司能够996,我认为是我们这些人修来的福报”,尽管马云迅速改口称,“任何公司,不应该,也不能强制员工996,阿里从来都提倡认真生活,快乐工作。”这其“996是福报”的言论还是遭到了网友的声讨,“996”的受关注程度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。

从百度指数来看,“996”相关的百度指数,在2019年4月前后呈现了井喷式增长。虽然一个月过后,相关热度迅速回落,但这并不影响“996”进一步地广泛传播。

来源 / 百度指数 燃财经截图

虽然996.ICU的发起人、组织者都悉数消失,但现在进入996.ICU网站,仍能看到其醒目的红底白字界面,页面上还载有与“996”相关的介绍、法律法规及事件报道。

996.ICU网站末尾写道,“Developers' lives matter”,期盼程序员能摆脱996,也就是不再加班。在不少人看来,腾讯和快手,迈出了“互联网不加班”的第一步,在可预见的将来,还会有更多公司参与这场“不加班”的行动。

不过,取消大小周并不是取消加班。据36氪报道,快手表示,取消大小周后,员工按需加班时公司仍会向员工支付双倍工资。

互联网需要效率

按理说,互联网苦加班久矣,取消大小周,应该是一致的支持声音,为何还有一些反对声音存在?

“大小周至少明着给加班费。取消大小周不一定能提高效率,但一定会加重平时工作日的负担,变成义务加班。表面上取消大小周,根本治标不治本。”也许这条留言,就是大部分反对取消大小周的员工的真实所想。

事实上,大小周的实行,就是为了提升效率。一位管理者说,“大小周是性价比很高的工作模式,理想状态下,可以通过加班,让一个人拿两个人的钱,干三个人的活。”

最近十年,不管是贝索斯在亚马逊实行的高压管理制度,还是马斯克在推特上教育大家“40个小时一周的工作无法改变世界”,都在试图教化年轻人要投身工作,努力拼搏。

公司老板和创始人鼓励大家投身工作的这种姿态,可以追溯到16世纪欧洲重商主义的兴起。那个时候的雇主一直在努力消解“工作和人性”之间的矛盾,希望通过各种宣传让大家喜欢甚至追求它。

互联网公司则拿起了更直接有效的工具,那就是加班费,于是,高强度的工作和高收入,就成为了互联网员工的标配。

有不少人还成为大小周、“996”的坚定维护者,因为取消加班,就意味着员工待遇和薪水会下降。

字节跳动调研结果表明,有三分之一的人反对取消大小周。有人质疑这个数据,说怎么会有人为了加班费没有了生活。一位企业高管发朋友圈称,“特别人间真实,我多年前主动找过我的领导,说我想锻炼下自己的新闻判断能力和能力,申请当夜班编辑。连上了几个月,夜班补助一天150元,特别爽。后来他夸我进步快,把我改成了早班责编,补助从150元变成每天30元,上班的心情就如同上坟了。”

一位接近字节跳动的人士介绍,反对取消大小周的这部分人,以北漂和刚入职的员工为主,只要能多赚钱,加班可以接受。

不过,大小周带来的效率提升越来越不明显了,因为混加班费的人越来越多。有些人正常上班时间,都在各种摸鱼中,到了加班时间才开始处理业务;还有人周末来加班,赚取2倍的加班费,然后平时请假,即使要扣钱,也只是扣一份的钱。

丽丽说,如果取消大小周后,大家能在工作时间内把事情做完,反而可以提升效率。如果取消大小周,大家的工作量是超负荷的,干不完,需要招聘更多的人手,那么,这对于企业来说,就是一笔不划算的买卖。

一位互联网投资人向燃财经表示,“取消大小周,可能会拉高成本。以前两个人能做的事情可能需要2.5~3个人做,平均下来新招聘一个人的成本,都要比三五个人的加班费高。”

以一位年薪30万元的程序员为例,全年粗算的人力成本要45万元,还不包括员工福利、电脑等办公用品损耗等成本。如果公司一年多招聘20个,就要多花掉近千万,对于大厂来说,这笔帐很容易算。

丽丽表示,“把钱变成加班费发给员工确实比新招一个人划算。毕竟,就算是全额的加班费,也只不过是双倍而已。更别提很多互联网公司并不给。”

不过比起成本,该投资人还有更担心的问题:“为了达到业绩,公司不得不扩招用人,但是冗余的人员,臃肿的组织,每一项都增加了企业的试错成本,特别是薄利润、用规模换市场的企业,长期来看都充满了挑战。同时这也间接使得企业更加愿意倾向效率高的人,大厂的竞争难度变大,内卷也会进一步加大。”

有互联网大厂的员工也在社交平台上发言称:“这才是社畜人真正的内卷,资本不花费成本,普通人还得照样卷。”